书画界反三俗的难言之隐_生活那点事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1日
       春天来了, 万物复苏。 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吗? 答案不一定。 知道郭德纲的黑帮丝很厉害, 他还是不怕, 他写了一篇文章, 国家新闻办高举反“三俗, 不只姜昆和郭德纲的事”的旗帜。 晃了晃香蕉扇, 终于在垃圾箱里看到了一句话, “不写你的书画圈, 为什么不去相声界找呢?” 从表面上看, 听相声的人喜欢低俗的味道。 要想优雅, 就应该多出书画界。 事实上, 事实并非如此。 书画界的问题比相声界的问题更严重, 比“三俗”问题还多。 德云社岳云鹏自称没教养, 自尊心博得笑声。 这本身就是一场表演, 观众喜欢看。 他挣来血汗钱。 另一方面, 在书画界, 虽然有些人同样是文盲, 但因为能摆弄漂亮的庸俗字画, 能找到书画官员的要职, 更何况, 他们把画作了出来。 和书法圈出黑烟。 能与相声界相提并论的,

是苏诗书和姜昆。 作为曲协的负责人, 姜昆表示, 说相声不好是一个很大的缺陷。 就算高举反“三关”的大旗, 也帮不了郭德纲和德云社, 开个玩笑而已。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长苏士书同样为难。 对他来说, 写错字不是新闻, 不写错字就是新闻。 中国书协还有一根和郭德纲一样高的刺, 名叫曾祥。 此人原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得知苏士书要掌管中国书协后, 一怒之下辞职,

弹奏《呼书》。 苏师书大怒, 将《呼书》视为丑书, 将其列为淘汰对象。 不料, 葫芦一压, 勺子一抬, 射书、盲书等丑书纷纷涌现。 苏士书反对“丑书”没有奏效, 又反对田应章的楷书, 斥为“庸书”。 群众和支持郭德纲的人一样, 又来支持田英章, 质问苏师书为什么不让田英章这个中国楷书第一人加入书协? 苏师叔无语, 田应章并不在意, 他还拥有书法界的“德云社”, 弟子多, 钱多。
        钢丝最得意的是, 郭德纲和德云社在抗击疫情中捐了不少钱, 所以闹得沸沸扬扬。 这是什么? 姜昆捐诗, 是不是说明他没钱了? 书画官员捐字画, 岂是郭德纲不如人? 想知道中纪委网站的文章是怎么说的吗? “书协、美协已成为文艺腐败的重灾区, 官员冒充艺术家, 以非法手段成为书协美协的领导, 高价出售作品, 伪装 把腐败当成书画交易, 这是一种变相的腐败, 协会的腐败已经成为文艺的毒瘤。 迪尔的反腐, 也加深了社会的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 不够。 美协主席刘大为悲痛下台, 中国书协副主席赵长青被关押。
        可见, 书画界不仅是反“三俗”, 还有更重要的反腐重任。 书画之乱与相声之乱无所谓哪个更重要。 只要有问题, 就必须放手, 对症下药。
        粉丝可以发表意见, 但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比例。 “你不知道螳螂长什么样子, 把它的胳膊激怒成车辙, 我也不知道它是无能的。
       ” (钱世贵庚子日记)